小野电子烟推广佣金 电子烟纠纷调查:吸引青年?这条路从一开始就歪了

2018年底,全球电子烟老大JUUL自豪地向1500名员工发放了总额为20亿美元的年终奖金。人均130万美元的年终奖金,让JUUL迅速走红中国社交平台。当时外界才意识到电子烟这么赚钱。

于是,从2019年开始,一批电子烟品牌在中国如雨后春笋般涌现。入围者中不乏知名流量IP和顶级风险投资人。他们正试图在“野蛮生长”的国内电子烟行业打造一个中文版的JUUL。在后来进入游戏的人眼中,中国是电子烟的生产基地,拥有完整的产业链,打造“JUUL”只是营销烧钱的事情。然而,一些试图“闯出一条血路”的新进入者似乎已经开始复制JUUL“成功”的品牌营销策略,走向吸引青年的发展道路。今年8月底,小野电子烟斥资1000万元邀请陈冠希代言,并打出“别这么狂野,小野就就好”的炫酷广告语。近日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走访了深圳华强北的多家电子烟店铺。每家店铺展示一两百个电子烟,不仅款式时尚,而且口味多样。

“这是我最担心的地方。”中控吸烟协会副会长廖文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很多电子烟品牌主打少年市场推出酷炫的设计和各种口味,甚至明星代言,这样的品牌推广方式一定会让人心动国内青少年,让更多青少年吸电子烟,然后可能从电子烟过渡到传统香烟。

广告营销的“狂欢”

2015年,JUUL首位科学家邢晨悦发明了一种创新配方电子烟——尼古丁盐。与传统电子烟中的游离碱尼古丁不同,JUUL率先将原料调整为以尼古丁盐为核心原料的液态尼古丁。添加的苯甲酸使电子烟的口感更加顺滑,减少刺痛感,为用户提供类似于传统香烟的体验。

除了创新配方,JUUL还将产品设计成科技感的U盘造型,开发了弗吉尼亚烟草、芒果等多种口味,彻底改变了传统的电子烟“生态”。当新品进入市场时,JUUL推出了一张酷酷的海报,一位身穿白色T恤、灰色棒球服、扎着高马尾的年轻女模特,手持U盘造型的JUUL电子烟,抽着烟,满满当当朋克迷。此外,JUUL还在音乐节等年轻人聚集的活动中免费分发电子烟,并在Instagram等社交媒体上进行宣传。

科技感的设计、百变的口味、炫酷的宣传……JUUL电子烟迅速走红Instagram等社交媒体。 2016年,JUUL电子烟的销售额实现了700%的惊人增长。此后,JUUL电子烟在2017年底占据了美国市场份额的30%,并在2018年10月迅速扩大到市场份额的70%。融资和估值也一路飙升。

2018年底,全球最大烟草公司奥驰亚(旗下拥有万宝路等品牌)以128亿美元的价格动用买下JUUL 35%的股权,将JUUL的估值推高至380亿美元随后,“JUUL人均年终奖130万美元”的消息传来。

JUUL的家族历史不仅重新定义了电子烟,更带动了电子烟新一轮的“创业”和投资热潮。从品牌到资本涌入市场,力图在长期“野蛮生长”的电子烟行业赢得最大红利。据不完全统计,2019年上半年国内电子烟行业投资案例超过35起,从已披露的投资统计数据可以看出,总投资额至少超过10亿元。

然而,一些试图在电子烟行业“闯出一条血路”的新进入者,似乎已经开始复制JUUL“成功”的品牌营销策略,走向吸引青年的发展道路。

2019年4月,罗永浩在微博上透露,他与锤子前高管彭锦洲共同创立了电子烟品牌——小野电子烟。作为互联网行业的顶级流量IP,罗永浩的加入让小野成为了他诞生的焦点。三个月后(7月),有媒体报道称小野电子烟完成了约3000万元的融资。

虽然国内电子烟的发展还处于初期阶段,但RELX悦刻、MOTI魔笛、FLOW等品牌已经在市场占据了一定份额,积累了一定的用户群体为快速发展市场,今年8月底,小野电子烟聘请陈冠希为品牌代言人小野电子烟推广佣金,推出一分钟品牌广告。在视频,陈冠希切换了多个场景和风格,并说出了“别那么狂野,小野就不错”的口号。

作为小野电子烟的联合创始人,罗永浩迅速在微博上转发了这则广告并置顶。陈冠希也在微博发布广告,声称将担任小野特邀请创意官,小野电子烟成为国内第一个邀请名人深度参与电子烟项目的品牌。

“不得不说,罗永浩是营销专家,陈冠希话题颇有争议,再加上备受争议的电子烟,几天之内,网络舆论就将品牌‘小野’推向了大众,而国内很多电子烟品牌都只在吸烟群里。”一位电子烟粉丝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。

入场只是为了“赚快钱”?

深圳是电子烟的生产基地,占全球产量的90%。 2019年,电子烟再次“变红”,出乎很多电子烟从业者的意料。

“其实早在2013年到2015年,电子烟行业就经历了一段繁荣期。那个时候,我做了电子烟,基本赚到了钱。”我在电子烟行业工作多年,拥有一家公司。 电子烟工厂的李诚(化名)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。

据李诚介绍,目前市面上的电子烟主要分为两类,一类是以Heat Not Burn电子烟为代表的日本IQOS,另一类是以JUUL为代表的烟油@k5。 @。 IQOS的“地震状态”并不逊色于JUUL。 2018年,它为菲利普莫里斯国际创造了超过40亿美元的收入,菲利普莫里斯国际是奥驰亚的前身,奥驰亚收购了JUUL 35%的股份。

邢晨悦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“IQOS的原理是在相对较低的温度下加热天然烟草,无需明火即可点燃,从而蒸发烟液中所含的尼古丁。 ”使用天然烟草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还原卷烟的味道。虽然仍含有焦油等成分,但仍能大大减少燃烧香烟产生的有害物质。这就是IQOS如此受欢迎的原因。

IQOS在很多国家“涌入”,但在中国,却被直接打败了。早在1990年代,我国就颁布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》和《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》,在法律层面建立了全国烟草专卖制度。

李成告诉记者,因为iqos烟弹含有天然烟草,今年华强北和沙井已经逮捕了几家销售卖iqos烟弹的商家。目前,华强北电子市场的电子烟商铺只交易烟油电子烟。虽然iqos烟弹的利润相当可观,但“惊魂未定”的电子烟商家只能是卖卖Host。

热火不燃电子烟的失败让中国成为烟油电子烟的世界。无论是国内电子烟市场份额最高的悦刻,还是后来者魔笛、傅璐、小野等,都是烟油电子烟的产物。由于与电子烟相关的肺部疾病已有数百例,自9月初以来,美国多个州相继宣布对电子烟进行更严格的管控,JUUL一度陷入争议。

另外,中国的电子烟国家标准也可能会在今年10月发布哪里有卖电子烟,这让电子烟市场背上了很多不确定因素。但面对可怕的前景,顶级风险投资家和互联网巨头仍然争先恐后地进入。“不要盲目询问未来政策对电子烟的影响,他们进入游戏是为了快速赚钱。”华强北电子烟商铺老板陈勇(化名)说。

电子烟 赚了多少钱?李成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展示了一张工厂电子烟的引文表格。 价格在20元到80元之间波动,“电子烟利润丰厚。我有个客户,在我们的进货价是40多元。在亚马逊卖60美元,卖是几乘以利润。”

安小野电子烟省代理李义(化名)向记者透露,小野售价298元电子烟产品,售价130元,制造成本要低得多。从今年年初开始电子雾化烟,李毅交了几十万元的定金,成为了小野的省级代理。月KPI是两三百万的货品,小野给到代理提成7-8个百分点。

李毅告诉记者,小野请陈冠希做品牌代言人,花了1000多万元小野电子烟推广佣金,但效果不错。陈冠希代言出来后,授权门槛、代理等迅速提高。 “以前在淘宝上授权卖小野商品只要2万元,现在至少要10万到12万元。元可授权拿货价格高”。

“电子烟的产业链已经很完整了,完全可以生产代工,而且烧钱的规模很小,你算算他们一个月能赚到多少钱吗?没有可以预知未来的政策,那些进入游戏的品牌只是赚快钱。如果他们赚到足够的钱,如果行业失败,他们会立即抽身退出。”经历过电子烟行业大起大落的陈勇,似乎洞悉一切。

针对“年轻人”

近日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走访了华强北多家电子烟店铺。每家店铺展示一两百个电子烟款式。款式非常时尚,有豪华车钥匙和U盘。风格、吉他风格、小提琴风格等,口味多样。

“电子烟是抽的年轻人,中老年人一般不是抽电子烟,他们接受不了电子烟。” 电子烟商铺校园刘芳(化名)给烟油贴上新标签说:“为了迎合年轻人的喜好,现在的电子烟设计更时尚。”

其他店主提出的观点与刘芳相似,年轻人对电子烟的接受度更高。值得注意的是,他们还提到“年轻人”不包括未成年人。在电子烟的零售端,无法知道卖是否适合未成年人。

记者浏览了多家电子烟品牌的天猫旗舰店,发现不少电子烟品牌并未充分披露其产品中的有害成分,并提醒用户抽食可能造成的隐患以悦刻为例,它的slogan是“让我们聊聊悦刻,放松一下”,产品详情页写着:中性温和,解毒同时对身体友好;减少燃烧中的40多种致癌物,如一氧化碳、重金属、焦油等。至于电子烟的危害,没有提及。

廖文科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很多电子烟品牌主打少年市场推出酷炫设计和各种口味,甚至邀请明星代言,这样的品牌推广绝对是一场对国内青少年的诱惑,让更多的青少年吸电子烟可以从电子烟过渡到传统香烟。

由于电子烟在国内普及率较低,暂时未发生电子烟引起疾病的事件。在电子烟比较常见的美国,由电子烟引起的疑似呼叫吸道疾病层出不穷,而且以年轻人居多。

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(CDC)官网发布的数据显示电子烟和香烟哪个危害大,截至2019年10月1日,已有48个州和美属维尔京群岛向CDC报告了1080例相关肺损伤病例,其中15 每个州共有 18 人死亡。所有患者都报告了使用电子烟 产品的历史,大多数患者报告了使用含有四氢大麻酚 (THC) 的产品的历史。最新研究结果表明,含四氢大麻酚的产品可能是导致该病的重要原因。

统计的患者中,约70%的患者为男性;约80%的患者年龄在35岁以下,16%的患者年龄在18岁以下,21%的患者年龄在18-20岁之间。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 (FTC) 和几个州的检查员也开始调查 JUUL 的营销方式,以确定其在推广时是否打算针对未成年人。

现在市面上几乎所有的烟油电子烟都是JUUL尼古丁盐创造的。对于尼古丁盐的危害,也有不同的看法。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舒哈特博士曾表示,医生认为尼古丁盐可以让尼古丁穿越血脑屏障,对青少年大脑发育产生影响。

邢晨悦认为电子烟含有尼古丁盐可以减少致癌物质的摄入。 “就学术界而言,大家一致认为电子烟会比真正的烟雾产生更少的有毒致癌物质,包括香烟焦油、一氧化碳和醛类,并且可以减少吸烟者摄入不必要的致癌物质。”邢晨悦说,但也不能说宣传上就完全无害。

“有必要明确告知消费者电子烟至少是一种上瘾的东西,企业必须正确引导他们的宣传,而不是为了销售而刻意隐瞒事实,”西屋CEO陈敏说。 “身上多多少少危害,电子烟门槛很低,3000起代工,烟油质量参差不齐,不同口味的电子烟都是用精华做的。”一位电子烟业内人士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。

现在,邢晨悦已经从JUUL辞职,和其他几个人在中国创立了“Xiwu”电子烟。考虑到电子烟可能给年轻人带来的危害,西雾将自己定位为“最不酷”的产品,以成熟的烟民为潜在消费群体。在陈敏看来,烟油的品控是市场监管和监管的事情,小问题需要从品牌端、生产端、渠道、销售等各个环节进行监管。 , 尽可能防止未成年人接触和购买买此类产品。

“我也呼吁各地加强对电子烟的监管,加快研究,尽快提出这方面的对策。”廖文科说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电子烟多少钱 » 小野电子烟推广佣金 电子烟纠纷调查:吸引青年?这条路从一开始就歪了

评论 0